高度完善的瑞典福利制度

  瑞典是一个福利国家,自1936年社会民主党上台执政以来,瑞典实行广泛的社会福利政策,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社会福利支出占国民收入的30%左右;社会福利项目广泛,教育普及到几乎所有国民。

  瑞典社会福利的特点是把对社会全体公民特别是老年人的基本生活保障作为公民的权利,实行一种“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制度,将人的一生全包下来,并对各项社会福利制度进行立法保证;当公民应该享受的社会福利待遇的权利不能实现或受到侵犯时,可以向“地方公共保险法院”或“高级公共保险法院”申诉,每个公民从看病到坐公共汽车或地铁都有一个证明身份的“个人编号”,这些编号都输人到计算机里。福利中心办公室用电脑管理,新生婴儿的父亲有权9个月不上班,婴儿的母亲也同样领全薪在家看管孩子。孩子年满16周岁以前,父母均可获得生活津贴;年满16周岁以后,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青年,如继续深造可获得学习津贴;病人所享受的病假补助,其数额视病假长短而定,相当于工资的75%—100%;医疗费用和经医生之手的药品开支,大部分由国家负担。

  瑞典实行义务教育,人口平均年龄较大,死亡率和出生率均在世界最低之列,瑞典没有贫民区;城市布局合理,各项建筑现代化,室内设备也十分先进。首都斯德哥尔摩还为过路盲人设置音响信号装置,大街上还装有专门的电子装置,自动记录违反交通规则的汽车牌号,​瑞典移民后人享受同等的社会福利待遇。

  瑞典的劳工市场向来以高度的工会化以及和谐的劳资协商形式著称,瑞典法律规定,每周法定工作时数为40小时,每一劳工均可获得每年最少五周的有薪假期,由于工会和雇主均做出很大努力以保证安全和改善劳动环境,瑞典劳资关系比较和谐。